教育成美国家庭最佳投资(2016-4-2)

收藏到成长日记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所做的美国社会经济地位流动性调查,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是改变人们经济地位最主要的因素之一。研究表明,美国人心目中最有价值的投资不是住房、汽车,而是教育。

  在美国,普通民众如何来改变自己的经济地位呢?而社会又是如何提供民众改变自身经济地位的环境和条件的呢?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所做的美国社会经济地位流动性调查,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是改变人们经济地位最主要的因素之一。研究表明,美国人心目中最有价值的投资不是住房、汽车,而是教育。

  高等教育是穷变富的敲门砖

  是否接受高等教育直接影响到民众能否从低收入家庭向中高收入家庭转变。研究显示,从1979年至2008年,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年收入增长幅度比高中毕业生年收入高出一倍,现代科技的发展对高技术人才需求都显示出教育的重要性。在穷人中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比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进入高收入群体行列的几率高出4倍。整体而言,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低收入家庭儿童,有45%的人在人生中仍处于低收入家庭的行列,而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低收入家庭儿童有84%的人经济地位发生大转变,他们的家庭收入进入中高收入人群的行列。

  美国民众对美国高等教育质量有着不同的看法。40%的民众认为高等教育质量好和很好,42%的人认为一般,还有15%的人认为很差。不过在教育投资价值上,大多数民众认可高等教育投资的重要性。86%的大学毕业生认为教育投资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投资,只有6%的大学毕业生认为高等教育投资不值得,另有7%的大学毕业生不置可否。在校大学生对于高等教育投资是否值得的问题,依然是持肯定态度的人占多数,84%的在校生认为高等教育投资是非常有价值的投资;2%的人持否定态度,认为高等教育投资不值得;另有14%的在校生有点稀里糊涂,搞不清楚高等教育投资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民众肯定高等教育投资的价值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接受高等教育可以在经济上获得较高的回报,这一点从大学毕业生和高中毕业生收入的差异上已显露无遗;二是接受高等教育能够在职业发展上拥有更广阔的前途,在职业生涯中,大学毕业生特别是一些职业型学位获得者往往更容易进入美国高收入群体。在美国,收入高的家庭比收入低的家庭、教育程度高的人比教育程度低的人更看重高等教育投资的重要性。年收入50000美元以上的家庭中,91%的家庭认可高等教育投资的价值。而在年收入50000美元以下的家庭,只有73%的家庭认可高等教育投资的价值。而在大专教育程度的人群中,有72%的人肯定高等教育投资的价值。大学教育程度的人群中,肯定高等教育投资价值的人数比例为82%。硕士以上教育程度人群中,则有93%的人肯定高等教育投资的价值。

  近四成高中毕业生不上大学

  美国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使高中毕业生都有机会上大学,但每年高中毕业生中仍有很多人选择不读大学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目前美国25至64岁的成年人中,高中和高中以下教育程度的人数比例为40%,大专教育程度的人数比例为30%,大学教育程度的人数比例为19%,硕士以上教育程度的人数比例为11%。美国成年人教育程度的比例基本反映了社会人才的金字塔结构,而如果想进入中产阶层行列,接受高等教育是个阶梯。

  对于那些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来说,并不是他们都认为高等教育没有价值,经济因素往往成为一些年轻人放弃大学之路的主因。在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群中,67%的人表示他们要打工来维持家庭生活,57%的人认为挣钱比读书还紧要。48%的人不上大学是因为差钱,上大学的费用承担不起。另有34%的人干脆来个“读书无用论”,不接受高等教育也无所谓,他们不认可高等教育的价值。

  事实上,家庭经济状况对子女是否接受高等教育有很大的影响,低收入家庭成员进入大学的比例要远低于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成员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例如,在35岁以下年收入不到30000美元家庭,59%的家庭户主没有大学毕业文凭。而在35岁以下年收入50000美元以上家庭,只有35%的家庭户主没有大学毕业文凭。

  收入高低影响子女能否进入大学

  根据统计,美国高中毕业生中有35%的人没有接受高等教育,26%的人进入2年制大学,21%的人进入普通的4年制公立大学,6%的人进入4年制名牌公立大学,12%的人进入私立2年和4年制大学。如果从年轻人的家庭收入状况和接受高等教育人数比例的角度观察,收入越高的家庭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越高,进入名牌大学的人数比例也越高。

  表1为美国家庭年收入与接受高等教育情况对比表,如果加以分析可以发现,家庭收入状况对子女接受高等教育产生的影响很大。低收入家庭子女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高达56%,年收入25000至70000美元的家庭属于中等和中低收入家庭,这类家庭子女未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依然高达42%。而中上中产阶级家庭的情况出现很大变化,这类家庭子女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大幅下降,为26%。高收入家庭子女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最低,仅为12%。

  高收入家庭子女不论是在接受高等教育还是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上均占有优势。这类家庭子女进入名牌大学的比例也非常高,38%的高收入家庭子女进入4年制名牌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就读。中上中产阶层家庭子女进入公立名牌大学和私立大学的比例为21%,中等和中低收入家庭子女进入公立名牌大学和私立大学的比例为13%,而低收入家庭子女进入公立名牌大学和私立大学的比例仅为7%。

  表1 美国家庭年收入与接受高等教育情况对比一览表

  家庭年收入(美元) 未读大学比例 读2年制大学比例 读4年制普通公立大学比例 读4年制名牌公立大学比例 读2年制和4年制私立大学比例

  125000以上 12% 20% 30% 16% 22%

  75000-125000 26% 26% 28% 7% 14%

  25000-70000 42% 28% 17% 3% 10%

  25000以下 56% 26% 11% 2% 5%

  家财对接受高等教育的影响

  虽然美国高等教育的大门是向每一个年轻人开放的,但两点因素却制约着低收入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首先,美国大学学费连年上涨,从1981年至2009年,4年制大学的教育费用上涨了125%。尤其是公立大学的教育费用涨幅凶猛,这使得很多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因无法承担而放弃进入4年制大学。第二,低收入家庭子女在进入大学前的学术准备远落后于高收入家庭子女。高收入家庭占有财富上的优势,有充裕资本在子女教育上做大笔投资。因此,高收入家庭子女在进入名牌大学上比低收入家庭子女占有更大优势,也更易于接受高质量的大学教育。

  201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家庭财富的增长对穷人家庭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家庭净资产为零的家庭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仅为9%。如果家庭财富增加,家庭净资产达到35000美元,穷人家庭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会上升到29%,增幅为210%。如果家庭净资产能提高到75000美元,穷人家庭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会上升到52%,增幅为477%。如果家庭净资产能提高到150000美元,穷人家庭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会上升到94%,增幅为944%。

  从上述调查统计数据可以看出,穷人家庭如果能够改变经济地位就可以为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提供良好的条件。而子女接受高等教育后又能够使自身的经济地位发生转变,从而形成经济地位转变的良性循环。对于高收入家庭,尤其是年收入125000美元以上的家庭,即使收入增加但对于子女进入大学的比例影响并不是很大。

  高等教育学生贷款成双刃剑

  美国政府为了鼓励民众接受高等教育,长期以来推行联邦政府的学生贷款计划。在上个世纪,借贷支付大学学费成为一个非常好的理念,先借钱去读大学,找到工作后再还钱。可以说,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了大学梦,同时也创造了机会成为中产阶级的一员。时至今日,借贷支付大学学费仍是不少美国家庭和年轻人在接受高等教育中关键的一环,但学生贷款债务的增加也成了不少家庭的负担。有专家预测,美国下一轮的经济泡沫不是在股市,也不是在房市,而最有可能发生在学生贷款债务上。

  根据美联储的全美债务报告,2011年第三季度末,美国高等教育学生贷款债务达到8700亿美元,超过民众的汽车贷款债务(7300亿美元)、信用卡债务(6930亿美元),学生教育贷款债务成为美国人仅次于房屋贷款债务的第二大债务。由于进入大学的学生人数不断增加,大学学费日益高涨,美国背负的学生教育贷款债务还将继续攀升。2012年初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学生贷款债务已经飙升至1万亿美元以上,如果这一债务危机爆发,会危及脆弱的经济复苏,增加纳税人的负担,并可能给新的经济危机设置了舞台。

  活到60岁仍在还学生贷款债务

  美国的就业市场依然不稳固,学生贷款债务变得越来越难以偿还。因为无法找到工作,许多毕业生重返学校,这进一步加重了他们的负债。在过去的10年中,美国学生的平均学贷债务已经突破了25000美元,即在10年中上升了25%。这些迅速增长的债务对纳税人有着直接的影响,因为这些学贷中有80%是政府发放的或是由政府担保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年龄在60岁以上的美国人依然背负着365亿美元的学生贷款债务,约占美国学生贷款债务的4.2%。

  根据美联储的报告,美国约有3700万人背负学生贷款债务,而39岁以下人群所占比例最大,约占全部背负学生贷款债务人数的66.5%,背负的学生贷款债务金额为5801亿美元,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66.7%。如果细分,30岁以下人群背负学生贷款债务的人数比例最高,占39.6%,债务金额为2949亿美元,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33.9%。其次是30至39岁人群,占背负学生贷款债务人数的26.9%,债务金额为2853亿美元,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32.8%。值得关注的是,在40至59岁人群中仍有不少人背负学生贷款债务,也就是说大学毕业10年、20年、30年后还得为还债奔波的人不在少数,这个年龄段的人占背负学生贷款债务人数比例高达26.6%,债务金额为2409亿美元,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27.7%。至于60岁以上还在活到老、还债到老的人,占背负学生贷款债务人数比例也有5.3%,债务金额为365亿美元,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4.2%。这只能说苦了这些老人,到了晚年还在替年轻时的梦想还债。

  表2 美国学生贷款债务状况一览表

  年龄 占债务人数比例 占债务金额比例 债务金额(美元)

  30岁以下 39.6% 33.9% 2949亿

  30-39岁 26.9% 32.8% 2853亿

  40-49岁 14.8% 16.4% 1426亿

  50-59岁 11.8% 11.3% 983亿

  60岁以上 5.3% 4.2% 365亿

  学生贷款债务负担有多重

  美国家庭重视子女的教育,宁肯负债也要孩子上大学,学生贷款债务金额虽然很大,但从统计数据上看,七成多学生贷款债务人所背负的债务是在25000美元以下。如果说学生贷款债务超过50000美元以上会对借贷人造成较大经济压力的话,美国学生贷款债务在50000美元以上人数比例约占学生贷款债务人总数的11.3%。不可否认,学生贷款债务超过100000美元以上,对于学子和家庭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债务。但由于这样高额借款的学生往往是攻读职业性学位,比如医学和法学博士学位,学费高,但学生毕业后找到高薪工作的机会也大,偿还债务的能力也较强。

  目前美国人当中背负学生贷款债务的人数有3700万,其中540万人出现无法按期偿还学生贷款的行为,涉及到的债务金额为850亿美元,约占全部学生贷款债务金额的10%。美国家庭重视教育,也认为高等教育投资是最有价值的投资,这也是为何大多数人愿意背负债务也要上大学的一个原因。不过学生贷款也是一把双刃剑,在经济不景气、工作机会难寻的时候,学生贷款就会成为大学毕业生沉重的债务负担。而且学生贷款无法经由破产程序免除债务,活到老就要还债到老。美国目前仍有近200万名60岁以上的老人还在为偿还学生贷款奋斗,可谓一生活在债务的阴影里。

  表3 大学生学生贷款债务金额一览表

  学生贷款债务金额 占学生贷款债务人数比例

  10000美元以下 43.1%

  10000-25000美元 29.2%

  25000-50000美元 16.5%

  50000-75000美元 5.9%

  75000-100000美元 2.3%

  100000-150000美元 1.9%

  150000-200000美元 0.7%

  200000美元以上 0.5%

读后感(1)
家长登录
帐号:
密码:
   注册
掌握7个习惯,轻松好成绩!

儿童股市
儿童银行
儿童广播